乳山网 乳山宣传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红色乳山(四)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史 >
  2020-06-17   来源:乳山网(乳山宣传网)   作者:李宁
        牟平城刘选来得知冯家集事变消息后,马上派出一个营的兵力前来镇压。可是当他们走到半路上,就风闻牟平南乡武术队“空来飞去,不可预防……”,又得到“派往冯家集的警役已全部被当地民众坑杀”的消息后,吓得魂不附体,只得半路逃回。
        村长们被解救了,逼捐税的警役除一人漏网外全部被殴杀了,的确解了民众的心头之恨。可是,事态的发展严重了,几个领导人皱起了眉头:此次举事是忍无可忍,原本打算此次行动是扣押军警、衙役,然后将他们绑到牟平县府去说理。可是事发后你死我活的搏斗,加上民众愤怒难遏,造成如此结局。他们自然想到后果:一是军阀官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二是捐税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下一步该怎么办?
        下午,在冯家集冯氏家庙举行的会议上,大家经过分析形势后一致认为,为防官府及刘选来部报复,必须继续与他们对着干。当晚,会议继续进行,集思广益制订对策,其他民众首脑人物和农民协会负责人也前来参加。姜钦思等人说:“官逼民反,古来有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扩大民众武装,向北进军,攻下牟平城,把欺压百姓的乌龟王八蛋一锅端了!”众人一致称好。经过一番讨论研究,一致决定,干脆“起民变”,挨片挨村“推”,把民众组织起来抵抗官兵,民众推遍后,全力攻打牟平城军阀官府。
        会后,大家立即分头到各村发动群众,组织队伍,收借枪械。段成斋首先到西峒岭村找他的好友姜鸣卿及曾跟他读书的学生们商议,均得到大力支持。过去沿海地区为了自卫,防御海盗,村村购有钢枪,所以很快以峒岭为中心的几个村组成一支较强的民众武装。段成斋、张福泰(时任黄山乡长)、姜钦思等人日夜奔波,短时间内就在冯家、段家、峒岭、小疃一带乘势发动民众500多人,成立了民众自卫团,公推段成斋任司令,张福泰任副司令,姜钦思为前方军事指挥。司令部驻段家村段氏祠堂,下设参谋处、秘书处、军械处、军法处、军需处、宣传处等机构,倪夕渊、邵仁山、姜鸣卿、宫云峰、林云山(二甲村人)、宋书生(史家疃村人)、刘经三(黄疃村人)、于俭斋(老鸦庄村人)、刘项亭(草埠村人)、史闻天(大史家村人)、于项池(石头圈村人)、段镜汾(又名张泽,段家村人)等人分别负责司令部里的有关事务。石城村姜福堂回村后,还把本村三个拳房的民众和山北头村一带的农民协会会员组织起来,自命名为“全国武术大队”,自任指挥。
        民众自卫团成立后,站岗放哨,臂戴红标,筹枪造炮,一时热火朝天。同时司令部四处张贴布告,号召民众组织起来,打倒军阀、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并处决了恶霸、奸细宫保山。由于段成斋的声望,也由于民众自卫团的主张和行动代表了群众的根本利益,所以深得民众拥护。民众自卫团队伍不断向前推,司令部的“条子”(通知)到哪村,哪村民众就积极响应,纷纷赶来参加队伍,出人出枪,出钱出粮。段家村300多户,四五百多青壮年全都报名参加。那些日子,段家村天天都是一队一队的人前来登记编队,司令部就以班、排、连、营为单位把他们组织起来。
        9月中旬,民众自卫团迅速扩展至万余人,境内各村基本都有其组织,还波及到了牟平县及海阳县、栖霞县、文登县大部。形势对民众自卫团非常有利,攻打牟平城的既定任务就要开始了。9月下旬,战斗情绪高涨的民众自卫团开始向牟平城进军,兵分左中右前后五路,准备分别攻打四个城门和扼守牟平城通往烟台的交通要道。
        民众自卫团队伍浩浩荡荡,前头部队离牟平县城只有不到10里路。司令部也从段家村移至水道东庙学校,随后又移至距牟平城仅30里路的玉林店。
        此时,牟平县城内的军阀反动政府闻风丧胆,紧闭城门,反动军队长官、政府要员纷纷逃跑,已是一片慌乱状态,进占牟平城只在旦夕间。
        胜利就在眼前,谁知就在这关键时刻,风云突变,形势急转。
        原来,方永昌因军内讧势衰逃往大连,其部下刘珍年取而代之踞胶东。8月刚进驻烟台,脚跟还没有站稳,就遇到了牟平南乡民众抗捐杀警和声势浩大的民众自卫团五路攻打牟平城这一阵势。慑于民众武装的强大威势,为站住脚跟,刘珍年不敢公开镇压,便耍起花招,除了继续稳定军阀内部的秩序外,为缓兵之计,采取欺骗、诱惑、分化、瓦解的手段对付起义军。
        为做退兵之策,刘珍年派烟台同乡会宋文斋等人为代表,赶赴玉林店民众自卫团司令部直接谈判,声称征捐一事与他无关,并针对自卫团提出的条件允诺3条:其一,对已布告的每两粮银12元,如数免征;其二,对死亡的官差衙役,官府决不报复和加害于民众;其三,因延误生产而造成的损失及解决眼前的灾荒,官府拨款5万元,为赈灾用。
        显然,这是个欺骗、麻痹民众革命情绪的阴谋,反动派欺压民众的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刘珍年也不例外。可是段成斋等人却对“谈判具结保证”等信以为真,认为斗争获胜,遂下令撤退各路队伍。民众也以为谈判取得胜利,可以免交捐税,今后再不受剥削压迫了。因此,各路接到退兵命令后,纷纷解散。大势已去,由古村郑喜福为会长的大刀会近千人反对“议和”也无果。自此,前后近两个月之久、遍及半壁胶东的农民起义渐趋瓦解失败。
        这样一来,给了反动派刘珍年以喘息之机。从牟平城解围的时候起,他一面派副师长何益三率部进驻牟平城,一面又派侦探详细了解地方民众动态虚实。为彻底瓦解消灭起义军,刘珍年还用招抚办法收买民众自卫团负责人,许诺委段成斋为团长,姜钦思为营长,让他们组织人马到刘部报到。段、姜二人不愿与反动派为伍,予以拒绝。刘珍年遂扯下假面具,露出狰狞面孔,背信弃义,下令通缉段成斋等人,并重行催征苛捐之事,令群众按原数交纳捐税。因有约在先,老百姓没有理会,捐税自然无有动静,当然段成斋等人他们也是抓不到的。
        一个多月后,正值秋收,大豆已收割上场。老百姓都以为官府不再追究此事了,安心生产,放弃了警惕和戒备。谁知已基本站稳脚跟、稳定局势的刘珍年此时要下毒手了。
        10月12日(阴历八月二十九日)拂晓,刘珍年命副师长何益三、牟平县长郭培武率军警300余人,兵分两路先后突袭段家、三甲、南汉村、石城等村,烧杀抢掳,对参加暴动的乡民进行血腥镇压,枪杀无辜农民近60人,抓走150余人,抢走牲畜、物品无计其数。其中作为民众自卫团的策源地段家村受害最惨,损失最重,被杀29人,抓走近100人,财物被抢劫一空,全村烧成一片火海,民众自卫团的火药库也被烧着,巨响震天,黑烟直冒到南海边。郭培武对抓去的农民酷刑逼供,至露肋断筋,仍绝无所得。反动军阀统治者本来想把抓来的人全部杀掉,后来不知听了什么人的说情,说是杀人太多对他们的统治不利,恐怕引起更多的民变和反抗。故最后任意拖出8人枭首示众,余者放回。可恨的是,20万元的捐税,也终被敲骨吸髓的反动军阀刘珍年以建设飞机场为名征齐挟走,广大民众更加贫困,在死亡线上挣扎。
        在这场反动军阀官府制造的劫难中,民众自卫团的领袖人物无一被捕,段成斋当时藏匿于村中,10月15日雨夜中,被人护送秘密离开段家村。
        为避追捕,段成斋携家小逃难威海,更名段立夫。此后他一直从事教育工作,并向学生揭露国民党内部的黑暗,要学生不要加入国民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段成斋只身去东北,参加抗日义勇军,后负伤离队回乡任教。他一向倾向共产党的抗日主张,1934年,掩护营救了从事地下活动的共产党员段恂卿、张连松、姜文章等人,也因此遭国民党反动派所痛恨。1935年11月,国民党牟平县剿共专员孙鉴塘担心段成斋再次举事,遂勾结国民党清乡头目赵廷壁,以“通共”为名将其逮捕,次日杀害于牟平县城西门外,时年40岁。此乃后话,不再叙述。
        冯家集民众自卫团这次暴动,持续时间达两个月之久,本应联合所有革命力量,利用革命有利形势,趁敌人混乱之际,一举攻下牟平城,但是由于农民本身存在的短视弱点,心存幻想,领导者没有具备先进的无产阶级思想,不懂得阶级斗争的真谛,没有看清军阀和县衙是一丘之貉的本质,轻易上当受骗,使得这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最终失败。
        但是,这次农民暴动,目标直指旧军阀的反动统治,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关于“国共合作,打倒军阀”路线领导和影响下,发生在胶东的规模最大的一次人民革命斗争,在胶东人民反对军阀斗争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不仅教育、锻炼了群众,而且为共产党在胶东各县组织的成立培养、准备了一批干部。起义军领导层人物中的刘经三、于子聪、于俭斋、倪夕渊、史闻天、姜福堂等人后来都成为中国共产党在胶东的早期党员。
        在反动军阀统治下,革命未有穷期,人民群众自发反抗军阀官府统治的斗争此起彼伏,火种并没有熄灭。这不,冯家集事件刚结束不久,境内南部海阳所一带又有抗捐斗争爆发了,这事也是与刘珍年有关。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乳山市融媒体中心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