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我扔了不少的“宝贝”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7-04-28   来源:乳山网(乳山宣传网)   作者:徐廷华

我曾和一位文友说过:“我的那些书,就好比是我的一个个‘孩子’。”我对它们爱护有加、保管用心。满满的一屋书,是我几十年像燕子一样,一片叶、一根枝、一点泥,日积月累在那个暖暖的窝巢里,繁殖起来的。

可最近,我像害了一场大病,神魂颠倒似的将我的这些“宝贝”,含泪忍痛割舍出去,三文不值二文地当废品处理了,睡梦中似乎还能听到“孩子们哇哇的哭声”。

这起因是陈旧有年的家,今年春天准备装修。我在这小区住了近30年,当年它是这个城市最大的居民小区,能住到这里,曾令多少人投来羡慕的眼光。如今早已风光不再,尽管小区经过几次出新,外表虽然光鲜透亮,流光溢彩的夜景下,人头攒动,活力四射。可内部结构已远远落伍了,空间的狭小、拥挤、沉闷,几经岁月磨砺,墙壁也已斑驳脱落,裂缝条条,伤痕累累,这才决定装修一下。

装修就要腾空房子,搬出去住上几个月,不说家庭日常用品,光是满满一屋子的书往哪里放,就成了大问题。于是眼前的第一要务就是将书屋的书清理清理。

那几天,我猫在“书城”中,站立在几无插足的书屋里,思绪常神游八仞,看看这本,摸摸那本,本本都难以割舍,每一本书的来历,都会想起一段缠缠绵绵的故事。有的书是当年“文革”后,“鲜花重放”时深更半夜去新华书店排队,冒着挤破头的风险,在人声嘈杂中抢购回来的;有的是文友间惠赠的书,扉页上留有作者鲜活的题签;有的是我受聘某杂志社室外编辑时,十多年的合订本;有的是报刊赠阅和一些会议上发的;更多的是我平时节衣缩食,在拮据的生活中一本一本精挑细选买回来的……但细细一想,不少的书读过了以后,就一直束之高阁,很少再去问津,仿佛只是为了一点气息。

一本本清理间,最后我反复权衡,下了狠心,将束之高阁,多年都未曾翻阅的书报、刊物,倾巢出尽,满满地堆了半个卧室。这才慢慢地抬起几天来忙累酸痛的老腰,请楼下收废品的小伙子拖走了。

小伙子毕竟年轻,干活麻利,将书报杂志一股脑装进塑料袋,足足有二三十包,千余斤,看着一捆捆的书扛下楼,放进他的三轮货车里,我心里五味杂陈,那种离别“孩子”的心情,别人是难以理解的。“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小伙子只是为了生计,出苦力倒个差价,他是不知道一本书给予一个爱书人的种种精神慰藉和心灵寄托,这情形,悲哀两字,着实涵盖不了读书人心中低回的那种况味。

出空了一半的书屋,略显宽敞了些。呈现在我面前的大多是奉若神明的名著,尤以散文书籍为最。不经意间摸到上世纪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小开本散文丛书,看着那外观精巧、装帧雅致、文字隽永的一本本散文集和闪过眼前的叶圣陶、何为、刘白羽、孙犁、姜德明……一个个名家大腕,好多天郁闷的脸上,才泛起淡淡的怡然微笑。那是我回想起了当年青涩光阴中,读这些书带给我的温馨。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