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我家后花园的古藤树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18-03-23   来源:乳山时讯   作者:张洪义

我的老家是乳山市城北镇的西北庄村,建国前夕全家人才完全离开那里,奔向全国各地。所谓全家实指的就是我的奶奶、母亲、弟弟和我。因为我的父亲(张星五,字文奎)、叔父、和哥哥早就离开了家,奔赴在全国各抗日战场上。抗战开始后,我们一家人从未团聚过。以奶奶为首的这个家,从未留下一张全家福,真是一桩憾事。奶奶活着的时候,只把她的九个孙子和孙女的照片,一张张地摆在一起,挂在她的床头前,不时地看一看。但是我们家的人无论在哪里有几个人相聚,都会谈起故乡。谈故乡的人情,谈起故乡后花园里的两棵古树。古藤萝树和古瓯柑树(学名小叶朴树)这两棵树缠绕在一起,构成附近多个村的一大景观,这两棵古树到底有多大年纪,连我的老祖母也说不清楚,她说不是我爷爷栽的,也不像我老爷爷栽的,因为她嫁过来的时候,这两棵树就这么大了,好似没有怎么长。

尤其是藤萝开花的季节,紫色的像花灯一样的花朵从天而垂,最长的花串可达半米多,引来多少蜜蜂和蝴蝶,就是那个年代,交通很不发达,也会引来外地人来观花,那景象真使人看了着迷。那美丽的花朵又是一道美餐,把含苞未放的花朵摘下来,用水一焯,可以包饺子和包子吃,其味道比槐树花要好,据说很有营养能清热解毒,更主要是物以稀为贵。每到开花季节,我老奶奶会说:刀鱼汎又来了,准备好肚子,好吃鲜刀鱼了!并让我们用长长的竹竿扭摘下一些花来送给邻居尝鲜。所以藤萝开花的季节我一生都记得很清楚,并和吃刀鱼挂起钩来,也想起了老祖母的音语笑容,回忆起童年的幸福与快乐。

十几年前我路过乳山,顺便回老家去看看,这老家我都认不出来了,真是沧海桑田,房子变得矮的真有些举起手来就能触到房檐之感,街道变得狭窄弯曲,河边那眼清澈的井也弃而不用了,当年它是何等繁忙呀……走在大树底下,我用手抚摸着这两棵大树,使我立即跨越了时间通道,回到了童年,一幕幕的景象和人物都在眼前浮现……临走时我十分恋恋不舍,又看了一下县政府在树下立的那块石碑,关于张太公后花园两棵古树传说的故事,张太公就是我的老爷爷(曾祖父张昇裕),我父亲的爷爷。

这传说故事我小时候没有听说过,也没有听过我的老祖母讲过,它是怎样传承下来的,我也摸不着头脑。后来我到北京去与我的哥哥(张贤)和叔父(张潭)谈起这事,他们也都不知道这两棵树是谁栽的,小时候也没有听过这树的传说,叔父只是讲过:“这藤萝树经他托人查询过是全国家养树最大的一棵。树龄多少,他也搞不清楚。”我对他们讲过,小时候还未上学时,我得过一场很重的痢疾,差一点死掉,躺在炕上好几个月,白天大人出去干活,只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睡醒之后经常会看到一个小男孩站在窗台上向屋里看,总是逗我玩,只要我示意,他就会从窗棱里钻进房里来(那个时代的窗户是不能打开的,窗外是糊窗纸的),到炕上和我玩,从不说话,但我们玩得很开心,他头上两侧扎着两个冲天锥,很精神,身穿天蓝色的衣服,很干净。一听到大门和二门的门声,知道大人回来了他就很快地跑掉了。进来时从窗缝里来,走的时候总是下炕走到有灶房的房间里,那里有南北两个门,向南走到院里,向北走到后花园里。我的病渐渐好了能下炕了,他还可以和我一起捉迷藏,但我从来也没有捉住过他。我还回想起上学以后,一年秋天晒地瓜干的季节,妈妈把选好的熟地瓜切好放在后花园的草垛上,天黑了,她让我去取回来。在朦胧的月色中我又见到小时生病时的伴侣,他与我捉起了迷藏,时现时隐,我一直追他到后花园的东大门才不见了……。现在回想,这些是幻觉是梦吗?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中共乳山市委宣传部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邮箱:sdrsxcw@163.com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11010253号-4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