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山网带您全景了解乳山!
最忆下雪天
正文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乳山 > 文学 >
  2020-12-30   来源:乳山网(乳山宣传网)   作者:李宁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推门一看,啊!房子白了,树白了,山白了,小河白了,一切都白了……我们住进童话般的世界。
  小时候作文,凡描写雪天,总会以此段开头。比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要天真有趣一些。
  下雪的日子,最好是在偏僻的山村。炉子里的柴火,噼里啪啦,烧的正旺。大家围在炉旁,伸出双手,边烤火,边聊些家长里短的话题。倘若能在炉子上烤几个花生,或者小小的红薯,一定会引得孩子们口水直流。下了大半天的雪,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老人,在鞋底敲敲烟袋锅儿。然后自荷包里,摸了一小撮烟叶放在里面。用炉火点上,狠狠地吸上一口,惬意而痛快。“明年的小麦,是要丰收的”老人瞅瞅窗外的大雪,说道。
  孩子们并不关心明年小麦的收成。他们盼着雪早早停下来。
  雪终于停了。村子马上热闹起来。起先,孩子们还帮着大人,清扫自家门口积雪。不一会儿便偷偷溜走了。街头巷尾,三五成群,堆雪人,打雪仗,已经是不稀罕的游戏。在厚厚的雪地里,点上一支鞭炮,看看谁炸的坑儿大,比比谁的鞭炮更响,以此论英雄。如果路上能有一点儿冰,那是最为理想了。一个调皮的男孩,让邻家长着苹果般红红脸蛋女孩,双手扶住锨柄,蹲在铁锨上。他则拖着长长的锨柄,在雪地上快速跑起来。女孩边笑边尖叫着,喊着停下来停下来。男孩也大笑着,却并不放慢脚步。
  如果逢上多日大雪,或者大雪多日不化,鸟儿找不到食物,便可像鲁迅与闰土那样,用箩筐来网雀儿。山上的野兔,自窝里出来寻食。雪地上的蹄子印,泄露了它的行踪。孩子们带了自家的土狗,一路寻来。野兔总是很狡猾,寻了半天,多是扫兴而归。偶尔会碰到一只。自窝里跳出来的兔子,在灌木丛中左窜右跳。孩子们大喊着,土狗也紧追上去。只是兔子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惹得土狗在灌木丛中乱转转,用鼻子嗅来嗅去,很不甘心的样子。兴奋无比的孩子,或是被树枝划破了衣服,或是被石块刺碎了鞋,等待他们的是父母的一顿训斥。
  下大雪,也并非全是好事。譬如,邻村的某人,因为贪杯,晚上于朋友家喝醉了酒。回家路上,路滑雪深,冻死在雪窝里。又譬如,正月初几,若逢上大雪封路,便不能去山那边的姑姑家出门。表兄弟在等着一起放鞭呢,还有,姑姑要给的那几元压腰钱。
  对于雪的记忆,印象最深的是初三那年冬天。我在离家三十外的育犂镇读书。雪下了整整两天两夜,气温骤降。母亲徒步从家里给我送来棉衣,然后匆匆赶回。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思考:母亲是如何在雪地里走完六七十里路?走村后那段陡峭的山路时是有没有摔倒?在路上有没有吃饭?
  今年春节,父母没有回老家。初四那天,南京下了一夜大雪。初五,又下了一天一夜。母亲边扫着露台上的雪,边感叹:我们老家不下,南方倒是下个不停。
  我问母亲,还记得那年到育犂给我送棉衣的事吗?母亲摇摇头,说早就不记得了。

分享到:
25.7K
打印 关闭  

Copyright © 2010-2018 www.rsxc.gov.cn.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
乳山网(乳山宣传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乳山网(乳山宣传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乳山市融媒体中心 地址:乳山市胜利街78号 网站备案号:鲁ICP备20032761号-1 Power by DedeCms